人与社会影视欣赏听歌赏曲看书听书对外汉语健身养生特殊教育国学文化家教处方相声小品生活妙招学习方法百家讲坛民俗礼仪形象管理中外旅游知识解惑在线查询体育课堂学前语文学前数学学前英语学前百科科学自然礼仪教育体育游戏安全教育学前美术音乐舞蹈行为习惯小学语文小学数学小学英语小学百科小学信技小考语文小考数学小考英语小学作文小英作文小学音乐小学道法小学美术小学体育小学写字小学科学试听课程课外语文小学课本小学资料劳动技术初中语文初中数学初中英语初中物理初中化学初中生物初中道法初中历史初中地理初中信息初中科学初中作文初中音乐初中美术初中体育初中朗读中考复习初中资料初中课本高中语文高中数学高中英语高中物理高中化学高中生物高中思政高中历史高中地理高中朗读高中作文高考语文高考数学高考英语高考物理高考化学高考生物高考思政高考历史高考地理通用技术高中资料高考更多电子课本高中音乐计算机系药学专业土木工程机械工程车辆工程电气自动临床医学法学专业法律专业行政管理财务会计工商管理物理专业数学专业美学专业小语种系生物工程园林专业化学专业园艺专业网络通信通信工程历史专业中文专业旅游餐饮电子商务市场营销社会科学哲学专业人力资源公共关系广告传媒大学更多艺考声乐艺考舞蹈艺考器乐艺考表演艺考美术艺考书法播音主持艺考乐理文学朗诵声乐舞蹈影视欣赏艺考摄影艺考编导艺考问答

胡适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来源:中华大课堂浏览数:6452 

清末民国时期,面对西方列强的猖獗行为,一大批有识之士挺身而出,试图发动变革,从根基当中清洗腐朽。

胡适出生于晚清,他这一生有着太多的头衔了,因拿了36个博士学位,所以就被称为“胡博士”,又喜欢给人牵桥搭线,主持过150多次婚礼,所以也被称为“民国第一红娘”。

图片

胡适的父亲胡传是老来得子,51岁那年才有了胡适,他非常疼爱胡适,不过短短4年就病逝了,胡适就跟23岁的母亲返回了上海,母亲也没有改嫁,一直孤身抚养胡适,胡适就跟四叔读书。

10岁受《神灭论》的影响,成为了无神论者,后来接触到了梁启超的文章,刺激起了他一片革命之心,1904年,13岁的胡适准备去梅溪学堂读书,母亲就给了操办了婚礼,跟江冬秀定了婚。

从订婚到结婚这15年间,胡适从未跟江冬秀见过面,是丑是美、是矮是胖全靠自己想象,胡适虽然交往了一些女友,最终都无疾而终,想起母亲孤苦的身世,胡适也不想让她伤心,1917年也就随母愿结了婚。

图片

也就是在这一年,胡适因一篇,《文学改良刍议》而被人们所熟知,在胡适等人大力提倡下,新文化运动开始了,他也因此结交了鲁迅,在两人还未“交恶”之前,胡适跟鲁迅交情极好。

两人站在同一战线上,相互支援,相互战斗,只要鲁迅稍有动作,胡适必然是紧随其后,鲁迅同样也是如此。

胡适曾在《每周评论》上发表一篇《我的儿子》来反对封建思想、鲁迅看了之后又发表了一篇《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一个儿子、一个父亲,一唱一和。

图片

在鲁迅和胡适交好那一段时期,两人常常一起吃饭,逢年过节还相互赠送礼物,然而溥仪的一通电话,让他们的关系出现了裂痕。

1922年溥仪给胡适打了一通电话,想要跟他谈一谈。作为新文化运动的主要健将,胡适去见溥仪引起了非常大的热议,胡适当时就登报说: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在宫中很寂寞,想找个人谈谈,人之常情……

自此之后,胡适跟鲁迅就慢慢分道扬镳,鲁迅也写了不少批判他的文章。

在美国读书期间,胡适的一些思想确实发生了一些改变,他先后几次前往美国,断断续续有25年之久,也说出一句颇有争议的话:美国的月亮比中国圆。

图片

这句话是胡适就任北大校长时,在开学典礼的致辞。胡适为什么说这句话也是引发了后世诸多猜测。

胡适这一生走了不少的弯路,从他晚年的一些回忆录倒也能看出一二:

胡适虽然只娶了江冬秀一人,但据考证,他身边至少还有三个重要的女子,美国女子韦莲司、曹诚英、徐芳;最苦涩的一段恋爱就是曹诚英。

图片

两人是在胡适婚礼上见面的,曹诚英是胡适三嫂的妹妹,也是当时的伴娘,在担任北大教授时,胡适就经常跑到杭州去看她,那时候曹诚英已经离婚,而胡适还是有家室的人,两人感情深厚,最终还是没结果。

胡适在他《秘魔崖月夜》中写道:(你是)驱不走的情魔。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胡适想要离婚,但江冬秀直接横了一把菜刀,迫于压力胡适只得作罢。

感情只是其一,胡适跟许多人一样也有过一段迷茫时期,那时候天天沉迷在抽烟、打牌、逛窑子。

胡适在自己的回忆录中也提到了自己打牌:何德梅常邀请这班人打麻将,我不久也学会了,从打牌到吃酒、从吃酒到叫局,不到两个月,我都学会了。

图片

“叫局”一事从徐志摩的文章当中也能发现一二:某某某为胡适践行,叫来了两三个姑娘……徐志摩也不会故意去抹黑胡适,更何况胡适自己都承认了这件事。

晚年时期,胡适对自己的这些错事有所感悟,发表了一些文章,认为自己的思想错了,公开表示了忏悔,1962年因病去世。

胡适这一生跌跌撞撞,走了一些弯路,但他也不是圣人,晚年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是善莫大焉。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18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