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社会影视欣赏听歌赏曲看书听书对外汉语健身养生特殊教育国学文化家教处方相声小品生活妙招学习方法百家讲坛民俗礼仪形象管理中外旅游知识解惑在线查询体育课堂学前语文学前数学学前英语学前百科科学自然礼仪教育体育游戏安全教育学前美术音乐舞蹈行为习惯小学语文小学数学小学英语小学百科小学信技小考语文小考数学小考英语小学作文小英作文小学音乐小学道法小学美术小学体育小学写字小学科学试听课程课外语文小学课本小学资料劳动技术初中语文初中数学初中英语初中物理初中化学初中生物初中道法初中历史初中地理初中信息初中科学初中作文初中音乐初中美术初中体育初中朗读中考复习初中资料初中课本高中语文高中数学高中英语高中物理高中化学高中生物高中思政高中历史高中地理高中朗读高中作文高考语文高考数学高考英语高考物理高考化学高考生物高考思政高考历史高考地理通用技术高中资料高考更多电子课本高中音乐计算机系药学专业土木工程机械工程车辆工程电气自动临床医学法学专业法律专业行政管理财务会计工商管理物理专业数学专业美学专业小语种系生物工程园林专业化学专业园艺专业网络通信通信工程历史专业中文专业旅游餐饮电子商务市场营销社会科学哲学专业人力资源公共关系广告传媒大学更多艺考声乐艺考舞蹈艺考器乐艺考表演艺考美术艺考书法播音主持艺考乐理文学朗诵声乐舞蹈影视欣赏艺考摄影艺考编导艺考问答

玉门关和阳关究竟在哪里?

来源:中华大课堂浏览数:3555 

提起玉门关,人们马上会想到唐代诗人王之涣的《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玉门关位于今甘肃省境内,始建于西汉,是一座古有盛名的关隘。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骠骑将军霍去病出兵扫除了匈奴在河西走廊的势力,将河西走廊纳入大汉版图。为了经营西域,汉武帝先后设置酒泉、武威、张掖、敦煌四郡,并建立了玉门关和阳关,史称“列四郡、据两关”。从此以后,玉门关与阳关一北一南,控扼丝绸之路从敦煌以西分岔的两条要道。这两座关隘不仅是军事要塞,也是商旅和货物往来的集散地,从当地大量的出土文物中,依稀可以窥见其昔日的繁华。

近日,悬疑剧《西出玉门》的播出,使享誉千年的玉门关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我们不妨回顾历史,弄清楚玉门关设立的来龙去脉。

来源/电视剧《西出玉门》剧照

玉门关的设立

汉武帝夺取河西以前,玉门一直都是古羌、犬戎、月氏、乌孙和匈奴等游牧民族的生活驻牧之地。汉廷在河西所设的郡县,名称绝大多数来自民族语言,据此推测,这些地名此前就已存在,是原本生活在这里的游牧民族所起地名的遗留。例如敦煌、玉门、禄福等,都应该是民族地名的汉语音译。至于究竟属于哪一语系,其本义又如何,现在已难以考证。

根据学者研究,“玉门”一词的词源可能与月氏(禺氏)人有关。由于古月氏人善于采玉制玉,商人创造“玉”字时就是借音“禺氏”省读,其义也是以人喻物,用月氏人的专长代指玉石。而玉门最早的地理位置,就在嘉峪关以西至敦煌间。从夏商到汉,这里一直都是盛产玉石之地,是中原王朝的最大玉石输送地。汉人将这里称为玉石源头或玉石通道——玉门,恰如其分。

至于玉门关具体的设立时间,据《史记·大宛列传》记载,汉武帝元封三年(前108),汉将赵破奴破楼兰,次年“于是酒泉列亭障至玉门矣”,这我国正史中首次出现玉门。玉门关此时既然已经存在,那么其设立时间必在此前,可上溯至元狩二年(前121),“汉遣骠骑破匈奴西域数万人,至祁连山,其明年,浑邪王率其民降汉”。混邪王降汉后,汉军继续追击匈奴,于是“自盐泽以东空无匈奴,西域道可通”。既然“道可通”,那么玉门关很可能是在这一时间到公元前108年的这13年间设立的。

《史记》卷123《大宛列传》记载关于“玉门”的书影。来源/[西汉]司马迁:《史记》(清乾隆武英殿校刻本)

《史记·大宛列传》记载道:元鼎二年(前115),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归来,“而汉始筑令居以西(长城),初置酒泉郡,以通西北国”。按照惯例,置边郡的同时也要设置边关,玉门关可能就此应运而生。参照学者对敦煌悬泉置出土汉简的研究,最早记录悬泉置的年限是“元鼎六年”(前111),并出现了“酒泉玉门都尉”。玉门关作为军事边防单位很可能是早于行政郡县存在的。因此,玉门关的设立时间应该不会晚于公元前111年。

对于汉玉门关的关址,历来看法不尽一致。唐宋时期的一些古籍,如《括地志》《元和郡县图志》等,均认为在唐寿昌县(今敦煌市南湖乡寿昌故城址)西北118里。敦煌遗书《沙州图经》《沙州城土境》《寿昌县地境》等认为在唐寿昌县北160里。21世纪以来,依据敦煌西北80公里许的小方盘城所出“玉门都尉”等汉简,许多学者认为该城即汉玉门关。还有学者认为最早的玉门关在敦煌之东,或汉玉门县(今玉门市赤金镇)附近,太初二年(前103),李广利伐大宛后才迁到敦煌西北。

西汉时期玉门县位置示意图。来源/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

近年来,甘肃省博物馆、敦煌市博物馆依据敦煌马圈湾等地烽燧遗址所出汉简以及当地地形、驿道相关位置等考证,认为玉门关应位于临要燧东侧,玉门候官燧(马圈湾)西侧,似在小方盘城西11公里的马圈湾遗址西南0.6公里处,通往西域的古驿道从此高地中间穿过。但关城遗址尚未找到,或已毁坏无存。尽管看法不一,也均认为汉玉门关位于敦煌西北,终汉之世没有改变。敦煌汉长城沿线烽燧遗址所出大量的简牍亦证明了这一点。

玉门关是中西交流之路的大门,伴随丝绸之路而诞生、迁徙、兴衰。汉唐之后,中原王朝的政治、经济中心逐渐东移,河西地区的重要性随之下降。尤其是唐朝因安史之乱而衰落后,河西地区被外族统治,长期战乱不休,丝绸之路衰落,玉门关也随之消亡。“玉门”后来出现在五代宋初的文献时,仅作为地理名称使用,没有了建关设防的条件。到了北宋仁宗景祐三年(1036),西夏占领河西全境后,玉门关从史籍中销声匿迹。值得庆幸的是,就在玉门关从地面上消亡600多年、书面上消失300多年后,中西交通再度畅通,明初又在嘉峪置嘉峪关,实乃汉玉门关的重生。

玉门关与阳关

与玉门关同时期设立的阳关的知名度不遑多让。唐朝诗人王维的名篇《送元二使安西》中,“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一句堪称脍炙人口、家喻户晓,让阳关这个边陲关隘被世人所知。

据考古发现,阳关位于河西走廊的敦煌市西南70公里处。墩山之南,是一望无际的沙滩,沙滩上散布着许多古代的钱币、兵器、装饰品、陶片等古遗物,因此被当地人称为“古董滩”。20世纪70年代,考古工作者在此地发现了城市遗址,还出土了大批遗物。从遗迹及文物分布看,这里在古代是十分繁华的城市。由于此发现与《新唐书·地理志》及敦煌遗书《沙洲图经》等史料记载的汉代阳关位置相符,考古学家们认为这座城市遗址就是汉代阳关的关城所在地。

阳关位置示意图。来源/道光《敦煌县志》卷1《敦煌疆域总图》

一般认为,阳关因坐落在玉门关之南,古人以山南为阳,故被命名为阳关。但“阳关”一名的由来其实可能与移民村落有关。统治河西地区后,汉朝开始从内地向这里迁徙移民,其中就有一批来自南阳、颍川郡的移民迁徙过来并建立了村落,因此,阳关可能是这批移民以故乡来命名的。还有一种可能,玉门关与阳关一北一南,其位置关系与成皋的玉门和阳翟的阳关相似,因此,这些来自河南地区的移民参照故乡来命名河西的玉门关与阳关。

阳关和玉门关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两者都是通往西域的门户,也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关隘。与更侧重军事相关事务的玉门关不同,阳关负责与西域地区通使和商业贸易往来,是中原与西域交通线上的“门户”。

阳关是出敦煌前往西域的必经关隘,其交通往来在西汉时期最兴盛。《汉书·西域传》记载,西域诸国的里程时,都要记载本国到阳关的距离。这说明西域诸国之人行经阳关前往长安时,阳关是他们必须经过的关隘。阳关置都尉,负责关隘的守护和检查过往行商使者,还负责护送外国使者和行商。西汉在西域的行政管理机构西域都护府与中央政府间的信息沟通,也须经由阳关往来。

阳关是汉经营西域的物资存储与转运的必经之地,也是河西地区的物流中心。汉朝运送到西域的各种军备物资以及屯田军队士兵、官员和家属,都要经由阳关;西域各国使者和商团携带的名马、骆驼、酒曲等特色物产也要经由阳关再销往长安等地;汉朝先进的铁器和冶炼技术、医药和医学技术、丝绸和纺织技术、纸张和造纸技术等也是经由阳关沿着丝绸之路向西传播的。由此可见,阳关对汉朝经济、文化的繁荣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由于军事战争与环境变迁,到东汉末期,阳关渐渐没落,失去了西域“门户”地位。在魏晋北朝时期,阳关道仍然使用通畅。西晋时甚至设阳关县来维护阳关的运行。北周时期,阳关成为诗歌中的常见意象,但也不妨碍其具有实际使用价值,并与新、旧玉门道一同在隋唐时期河西与吐谷浑、西域之间的交通上发挥着连接作用,对西北军事战略格局具有重要影响。宋元以后,随着丝绸之路的衰落,阳关也因此被逐渐废弃。

玉门关与汉长城

提及长城,我们首先会想到秦长城,其次是留存至今的明长城。实际上,汉长城在中国历史上也具有重要地位。自汉长城起,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完备的长城体系基本成形。汉长城是随着河西四郡的建立而修建的,长城及沿线的城障烽燧,是汉代河西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西汉构建河西乃至整个北方防御工程的历史缩影。汉长城对促进河西地区从游牧区转变为农业区,以及汉朝势力进入西域,开辟和保护中西交通要道丝绸之路具有重要意义。

由于自然与历史原因,在玉门关遗迹附近,汉长城的遗迹至今可见。就在今天汉玉门关遗迹,即所谓的“小方盘城”以北,东西走向的汉长城依旧蜿蜒逶迤,一望无际。在东西长城之南,另有一支南北走向的长城,绕过玉门关西侧,向南直达阳关。汉长城多在戈壁和草原通过,一般无险可依,无石可用,只好夯土为墙。从其整个建筑形式来看,汉长城在修筑过程中采取了因地制宜的办法,依靠山河形势就地取材。在不同地段上,有的夯筑塞墙,有的开挖壕沟,有的纯粹是自然屏障,而有的地段则又是简易的烽台与栅栏式防御工事,其中大部分利用高出湖滩的自然沙梁,用红柳、芦苇、胡杨木夹沙砾土叠筑而成。

20世纪初拍摄的长城。摄影/威廉·帕德姆,来源/(英)威廉·林赛著;李竹润译:《万里长城 百年回望:从玉门关到老龙头》

历经两千多年的沧海桑田,这些长城大多面目全非:或被夷为平地,踪迹无寻;或颓为田埂、浅沟;还有许多地段被今人当道路使用,已失却往日风采。然而,根据长城资源调查统计,在当初玉门关的统辖范围内,玉门候官下辖汉长城边墙约56公里,大煎候官下辖汉长城边墙约58公里。这些汉长城遗址中,至今可见的城墙高度仍有3.75米,基宽3米,顶宽1.5米,汉长城昔日的风采可见一斑。汉长城屹立千年不倒,仍雄踞在浩瀚戈壁之中,蔚为壮观,确为中国军事史及建筑史上的一大奇观。

玉门关作为汉长城的一部分,包含了各类设施,如障、坞、燧、关、置、仓、边墙等,共同实现了玉门地区的居住、屯田、御敌等历史功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烽燧。烽燧在汉简中也称“亭”“燧”“亭燧”“亭障”等,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烽火台”。在汉长城遗址中,每隔5里或10里,就筑有一座方形烽火台,而玉门关所辖烽燧共计34座。玉门关烽燧肩负着侯望的重要功能,驻有侯望吏卒,因而有房屋、积薪等附属遗存,构成了一个小规模的生活区。据统计,玉门关的烽燧涵所涵盖的附属遗存有:屋顶铺舍、望楼4座、房屋基址21座、围墙基址9座、积薪堆遗存49个、井1口。通过对这些遗址进行实地考察,并与文字史料和出土汉简的记载相结合,我们可以对两千多年前汉朝边关军人的生活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

玉门关自汉武帝时期正式设立,到宋仁宗景祐三年 (1036) 西夏占领整个河西走廊后彻底消失于史籍,共存在1100多年。在长达千年的时间里,玉门关始终处于中西交通的关键枢纽,也是中外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节点,在中国古代对外交往史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参考文献:

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2019年

李殿元:《阳关、玉门关、嘉峪关考察》,《文史杂志》2011年第1期

潘竟虎、潘发俊:《汉玉门关地理位置再考》,《思茅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2年第4期

王琳峰:《从屯田到守边——以玉门关为例谈经济与军事双重因素下的汉长城体系》,《西部人居环境学刊》2017年第2期

王蕾、卢山冰:《汉唐时期阳关的盛衰与丝路交通》,《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6期

张文生:《西汉在河西“列四郡、据两关”考辩》,《甘肃政协》2021年第4期

郑炳林:《“阳关”在哪里?》,《甘肃日报》2023年8月30日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18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