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社会影视欣赏听歌赏曲看书听书对外汉语健身养生特殊教育国学文化家教处方相声小品生活妙招学习方法百家讲坛民俗礼仪形象管理中外旅游知识解惑在线查询体育课堂学前语文学前数学学前英语学前百科科学自然礼仪教育体育游戏安全教育学前美术音乐舞蹈行为习惯小学语文小学数学小学英语小学百科小学信技小考语文小考数学小考英语小学作文小英作文小学音乐小学道法小学美术小学体育小学写字小学科学试听课程课外语文小学课本小学资料劳动技术初中语文初中数学初中英语初中物理初中化学初中生物初中道法初中历史初中地理初中信息初中科学初中作文初中音乐初中美术初中体育初中朗读中考复习初中资料初中课本高中语文高中数学高中英语高中物理高中化学高中生物高中思政高中历史高中地理高中朗读高中作文高考语文高考数学高考英语高考物理高考化学高考生物高考思政高考历史高考地理通用技术高中资料高考更多电子课本高中音乐计算机系药学专业土木工程机械工程车辆工程电气自动临床医学法学专业法律专业行政管理财务会计工商管理物理专业数学专业美学专业小语种系生物工程园林专业化学专业园艺专业网络通信通信工程历史专业中文专业旅游餐饮电子商务市场营销社会科学哲学专业人力资源公共关系广告传媒大学更多艺考声乐艺考舞蹈艺考器乐艺考表演艺考美术艺考书法播音主持艺考乐理文学朗诵声乐舞蹈影视欣赏艺考摄影艺考编导艺考问答

左权将军之妻刘志兰

来源:中华大课堂浏览数:5743 

1939年,经由康克清同志撮合,左权同志和刘志兰同志步入婚姻的殿堂,结为革命伉俪。婚礼当天,八路军所有军政干部均到场祝贺,朱老总更是现场为左、刘二人致贺词,恭祝他们白头偕老、举案齐眉。


刘志兰是北京人,她的父亲在她3岁那年因病去世,家里全靠母亲一人操持,好在族里的亲属体恤她们孤儿寡母不易,时常接济她们,她们这才不至于挨饿受冻、风餐露宿。1924年,刘志兰开始上学读书,14岁那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一所重点中学,16岁那年,她受红色思想指引,开始从事革命活动。

1935年,日本加剧了对中国的侵略和渗透,日军不断在华北制造事端,践踏中国的主权。而国民政府和蒋介石却对此视若无睹,老蒋为了委屈求全,甚至授意何应钦和日本签订不平等条约,允许日军在华北享有“特殊权利”。消息传来,引发了舆论哗然,各界人士纷纷站出来批评老蒋,指责他卖国求荣,简直毫无廉耻之心。


不久之后,北平、保定、天津等地陆续开始爆发学潮运动,大量中学生、大学生走上街头,高喊爱国口号,抨击国民党反动政策,要求蒋介石对日强硬,维护国家利益。刘志兰也参加了此次运动,并被大家推举为“民族先锋队队长”,事后,中共北平市委觉得刘志兰是个可以培养、发展的对象,遂主动派人和她接触,向她传播红色理论,指引她加入红色阵营。

抗战爆发后,北平很快被敌人占领,各大学校也纷纷停课。眼下兵荒马乱,到处都在打仗,母亲担心刘志兰的安危,因此便劝她不要胡乱跑,安心待在家中。可刘志兰心系国家和民族,她不甘心坐视国土沦丧,于是毅然辞别母亲,前往陕北学习、进修。中组部在照例对刘志兰进行政治审查后,安排她到抗大女子队学习,1938年,她顺利完成了学业,遂被委派到陕北公学担任助教。

1939年,刘志兰主动申请上前线,中组部立即予以批准,大约一个月后,她跟着一支八路军开赴太行山根据地,随后被分配到政宣部门担任干事,期间她因为工作关系结识了左权将军。左将军是留苏高材生,长相俊朗、性格儒雅,很受女同志们的欢迎;而刘志兰也是大家公认的才女,不论是气质还是长相都极为出众,和左将军正好相配。

康克清见状,便主动当起了“红娘”,暗中撮合两人,最终,在康克清的努力下,刘、左二人顺利结为夫妻。婚后不久,刘志兰便怀了孕,没办法再继续工作,朱老总随即派人将她送回延安养胎。往后的几年时间里,刘志兰和左权一个在延安、一个在山西,两人少有见面的机会,平时只能靠书信传递思念之情。时间来到1942年,日军对八路军根据地发动了一次残酷的大扫荡,期间左权在指挥部队撤退的时候,不慎被一枚炮弹击中,当场牺牲,他当时方才三十多岁!


消息传来,刘志兰悲痛万分,一时哭得昏死过去。彭老总得知此事后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左权是自己最亲密的战友,于是彭老总便时常关照刘志兰,刘志兰遇到什么难处,老总也会想办法予以解决。另外,左权将军的秘书陈守忠将军平时也会经常看望刘志兰,默默守护、帮扶她。长此以往,刘志兰和陈守忠慢慢生出了感情,于是两人便在1948年结为夫妻。

建国后的1966年,动荡突然爆发,全国瞬间乱作一团,到处都在搞阶级斗争和政治风暴。而刘志兰彼时正在山西工作,她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左倾”思想的影响,在1966年和1967年初犯下了一些错误,好在影响并不恶劣,所以党组织后来也没有追究她的责任。

刘志兰和左权将军育有一个女儿,这个孩子自小长在保育园,解放后被接到北京生活,在50年代末,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名校哈军工,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务院直属单位工作,一度官至副省部级,曾参与、建设过多个重点项目的规划,是我国国防与航天事业的鼎力支柱。新世纪初,她因为身体原因退休,晚年居住在北京某干休所,平时一直深居简出,不显山不露水。2019年,她旧疾复发住进了医院,当年6月,她的病情进一步恶化,最终抢救无效离世,时年七十九岁。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18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