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社会影视欣赏听歌赏曲看书听书对外汉语健身养生特殊教育国学文化家教处方相声小品生活妙招学习方法百家讲坛民俗礼仪形象管理中外旅游知识解惑在线查询体育课堂学前语文学前数学学前英语学前百科科学自然礼仪教育体育游戏安全教育学前美术音乐舞蹈行为习惯小学语文小学数学小学英语小学百科小学信技小考语文小考数学小考英语小学作文小英作文小学音乐小学道法小学美术小学体育小学写字小学科学试听课程课外语文小学课本小学资料劳动技术初中语文初中数学初中英语初中物理初中化学初中生物初中道法初中历史初中地理初中信息初中科学初中作文初中音乐初中美术初中体育初中朗读中考复习初中资料初中课本高中语文高中数学高中英语高中物理高中化学高中生物高中思政高中历史高中地理高中朗读高中作文高考语文高考数学高考英语高考物理高考化学高考生物高考思政高考历史高考地理通用技术高中资料高考更多电子课本高中音乐计算机系药学专业土木工程机械工程车辆工程电气自动临床医学法学专业法律专业行政管理财务会计工商管理物理专业数学专业美学专业小语种系生物工程园林专业化学专业园艺专业网络通信通信工程历史专业中文专业旅游餐饮电子商务市场营销社会科学哲学专业人力资源公共关系广告传媒大学更多艺考声乐艺考舞蹈艺考器乐艺考表演艺考美术艺考书法播音主持艺考乐理文学朗诵声乐舞蹈影视欣赏艺考摄影艺考编导艺考问答

“红卫兵”头目聂元梓

来源:中华大课堂浏览数:4637 

此人曾在动荡时期叱咤风云,一度被誉为“革命派”的领袖,她亲手张贴了全国第一张大字报,由此掀起了阶级斗争的浪潮,导致整个国家陷入纷乱之中,期间大量老同志遭到迫害,国民经济也一再倒退,人民政权差点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她便是聂元梓。


聂元梓生在一个革命家庭,她的哥哥是一位共产党员,曾在河南组织过多次红色起义和学潮运动,功勋卓著。聂元梓自小受哥哥影响,对红色革命怀有热切的期待,她做梦都想加入共产党,与同志们并肩作战,联手对抗封建势力和反动派。1937年,她终于如愿以偿,加入了一个由中共领导的左翼团体,次年她通过了党组织的考验,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1939年,经由河南省委推荐,聂元梓被保送到延安学习,期间她与一位姓成的同志结为夫妻,两人婚后育有一个女儿。解放战争爆发后,聂跟着丈夫前往东北某解放区工作,主要负责宣传工作。建国后,她长期在哈尔滨市委工作,50年代中期还短暂在市委党校当过一段时间讲师。


50年代末,成同志奉命前往庐山参加会议,期间因为为彭老总鸣不平而遭到批评。按照常理来说,聂元梓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应该第一时间表态支持丈夫,再不济也应该写信给丈夫,安抚丈夫的情绪。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聂元梓竟做出了一个极其出格的举动,那便是立即发声明与丈夫划清界限,随后直接向党组织申请和丈夫离婚。要知道,他们两人可是相伴十余年的老夫妻了,这么做显然有些不近人情。

可聂元梓管不了这么多,她不想因为儿女情长影响自己的前途,她迫切的想要在政坛取得长足进步。60年代初,由于聂元梓“大义灭亲”的行为,她果然获得提拔,被调到北大担任副处级干部,次年,她又晋升为正处级干部。1966年,她为了在政坛上“更进一步”,选择与一位革命资历非常深厚的老同志结婚,婚后聂元梓便开始马不停蹄的利用丈夫的人脉资源结交中央领导人,为自己未来的前途铺路。


1966年中旬,聂元梓结识了江青,江青倒是很欣赏聂元梓,一心想将她收为己用。而聂元梓面对江青的主动抛出的橄榄枝,果断予以积极响应,甘愿成为江青的爪牙。当年6月份,江青秘密召见聂元梓,授意她在北京大学发起“革命运动”,借以抨击党内的“右派分子”以及“资产阶级势力”,聂元梓二话没说,立即返回北大,连夜写了一篇大字报,张贴在北大校园最醒目的位置,其中言语十分尖锐,矛头直指北大的诸多校领导以及北京市委部分干部。

这是动荡期间的第一张大字报,也是混乱的“阶级斗争”的开端,自此之后,大字报便成为一种强力的宣传手段,贯彻动荡十年。而聂元梓也凭借着这一“大胆”的举动,获得了不可估量的政治利益,从1966年下旬开始,她便被尊奉为“革命派”的领袖,受到无数人的追捧,甚至还在国庆节那天,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见到了毛主席。


尝到甜头之后,聂元梓愈加疯狂,从1967年开始,她将矛头对准了一众中央领导人,参与对少奇同志、薄一波同志的陷害,除此之外,她还不断对邓公的儿子施加精神压力,最终逼得对方跳楼自证清白。1967年中旬,周总理眼看聂元梓正在一步步走向歧途,于是便对她进行了训诫,提示她凡事要适可而止,不能肆意妄为。

可眼下聂元梓已经陷入到偏执之中,根本听不进去周总理的话,她继续我行我素,大搞迫害,搅闹得整个北京不得安宁。周总理为此很是生气,于是在请示了毛主席之后,果断将聂元梓的职务罢免,并对她进行隔离审查。1969年,她被下放到江西劳动改造,期间她居然还不死心,还要继续搞斗争,想要借势东山再起。周总理被她倒行逆施的举动激怒,于1971年派人将她逮捕,关入秦城监狱看押,1975年,她被下放到某工厂当普工。


1983年,聂被送上了特别法庭,接受党组织和人民的审判,面对公诉人的诘责和法官的质问,她仍执迷不悟,一再声称自己没有犯任何错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革命。法官由此认定她拒不认罪,遂按照相关法律对她从严判罚,判处她有期徒刑17年。1986年,她被特批保外就医,2019年,她因病去世。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18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