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社会影视欣赏听歌赏曲看书听书对外汉语健身养生特殊教育国学文化家教处方相声小品生活妙招学习方法百家讲坛民俗礼仪形象管理中外旅游解难答疑在线查询体育课堂学前语文学前数学学前英语学前百科科学自然礼仪教育体育游戏安全教育学前美术音乐舞蹈行为习惯小学语文小学数学小学英语小学百科小学信技小考语文小考数学小考英语小学作文小英作文小学音乐小学道法小学美术小学体育小学写字小学科学试听课程课外语文小学课本小学资料劳动技术初中语文初中数学初中英语初中物理初中化学初中生物初中道法初中历史初中地理初中信息初中科学初中作文初中音乐初中美术初中体育初中朗读中考复习初中资料初中课本高中语文高中数学高中英语高中物理高中化学高中生物高中思政高中历史高中地理高中朗读高中作文高考语文高考数学高考英语高考物理高考化学高考生物高考思政高考历史高考地理通用技术高中资料高考更多电子课本高中音乐计算机系药学专业土木工程机械工程车辆工程电气自动临床医学法学专业法律专业行政管理财务会计工商管理物理专业数学专业美学专业小语种系生物工程园林专业化学专业园艺专业网络通信通信工程历史专业中文专业旅游餐饮电子商务市场营销社会科学哲学专业人力资源公共关系广告传媒大学更多艺考声乐艺考舞蹈艺考器乐艺考表演艺考美术艺考书法播音主持艺考乐理文学朗诵声乐舞蹈影视欣赏艺考摄影艺考编导艺考问答

五十七年的AA制夫妻

来源:中华大课堂网址:http://zhhdkt.com浏览数:143 

“离婚快乐!我一定要去吃喜面!”马奶奶拿到离婚证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image.png

今年84岁的马奶奶和86岁的刘爷爷1963年登记结婚,57年的婚姻,僵持不下的关系维持了近50年,俩人经常吵架甚至动手,多次报警,刘爷爷在此之前还曾三次起诉离婚。刘爷爷住在大屋,马奶奶住在小屋的生活持续了20多年,老两口连菜刀都每人一把,分得清清楚楚,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用马奶奶的话说,俩人一切生活都是AA制。

当这对头发花白、耄耋之年的老人分别来到法院,想要起诉离婚的时候,和平法院法官白月明、王嬿并没有盲目地一味劝和,而是耐心地了解起两位老人的故事……

image.png

马奶奶去年年底来到和平法院,咨询想要离婚,但是房子只有刘爷爷的名字,该如何通过诉讼加上自己的名字。谁曾想刚申请完诉前调解,新冠疫情爆发。为了不耽误马奶奶的案子,法院恢复审判执行工作后,承办法官王嬿第一时间两方沟通,了解案情。

“万一离了婚,他自己卖了房不分我怎么办?我就想在房本上加上我的名字!”马奶奶提出要求。

“这房子本来就是我俩的,根本没必要通过诉讼确认。她只要同意离婚,我们协议都写好了,房卖了,一人50%,还多给她10万。加了她的名字,她反悔又不同意离婚了怎么办?”刘爷爷不满。

面对老两口的疑问,王嬿两边做工作,解除双方顾虑。

“刘大爷,您看您也是承认这房子啊有大娘一半,您就让大娘放个心,你们再通过写好的协议办理离婚手续。双方也生活了这么多年,互相都理解一下,让让步。”

“马大娘,您这个案子呀,事实关系清楚,而且大爷也承认房子是你们夫妻的共同财产,您这身体不好,开庭的时候让代理人来就行,您那么大岁数了不用专门从北京折腾一趟了。”

最终法院支持了马奶奶的诉讼请求。

马奶奶和刘爷爷物权确认判决下来后,刘爷爷提起了上诉,同时,另案起诉要求和马奶奶离婚。

“我这半辈子的心愿就是想要离婚,结束这噩梦般的生活。”

“我就是想在房本加上我的名字,加完我就离。”

为了满足老人双方的心愿,真正地定纷止争,承办法官白月明先后通过面谈、电话以及联系律师等方式进行多次调解,两位老人有时情绪容易激动,一会儿一变卦,她就耐心地反反复复地与他们沟通离婚细节。

白月明了解到,双方有共同的离婚意愿,但基于互相的不信任,就先加名字还是先离婚的问题僵持不下。为了最大限度节省老人加名过户成本,白月明耐心为老人讲解,刘爷爷理解了原来离婚后加名要承担更多的过户费、手续费,便接受了先加名再离婚的方案,并撤回了上诉。

近日,两位老人终于拿到了离婚调解书,五十多年的僵持,在那一刻释然了。

image.png

刘爷爷送给法官的锦旗

image.png

马奶奶给法官的锦旗

为表达感谢,刘爷爷和马奶奶分别给法官送来了锦旗(上图)

法官寄语

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年龄,追求幸福都应该被支持。虽然婚姻是人生旅途中非常重要的一站,但却不一定就是终点站,人生的幸福有千百种,老年人也有追求自己想要过的生活的权利。既然二心不同,难归一意,不如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愿两位老人如愿恢复平静生活,各自找到各自的幸福!

另一对AA制夫妻:结婚30多年,过日子AA制,各自鸡蛋标号防被偷。

近日,天津。一对结婚30多年的老夫妻因为过日子AA制受到关注。他们家里的物品所有权严格区分,连各自鸡蛋都做了标记,老头说,自己一做饭,老太太就说他偷鸡蛋。而老太说,老头似乎对她关照甚少,“不管谁给的什么东西,他不给我们,不让我们吃。”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18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