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社会影视欣赏听歌赏曲看书听书新闻论坛健身养生特殊教育国学文化家教处方相声小品生活妙招学习方法百家讲坛社会礼仪形象管理中外旅行知识问答在线查询体育课堂学前语文学前数学学前英语学前百科科学自然礼仪教育体育游戏安全教育学前美术音乐舞蹈行为习惯小学语文小学数学小学英语小学百科小考综合小考语文小考数学小考英语小学作文小英作文小学音乐小学写字小学道法小学美术小学体育小学写字小学科学试听课程课外语文小学课本小学资料初中语文初中数学初中英语初中物理初中化学初中生物初中道法初中历史初中地理初中信息初中科学初中作文初中音乐初中美术初中体育初中朗读中考复习初中资料初中课本高中语文高中数学高中英语高中物理高中化学高中生物高中思政高中历史高中地理高中朗读高中作文高考语文高考数学高考英语高考物理高考化学高考生物高考思政高考历史高考地理通用技术高中资料高考更多电子课本计算机系药学专业土木工程机械工程车辆工程电气自动临床医学法学专业法律专业行政管理财务会计工商管理物理专业数学专业美学专业小语种系生物工程园林专业化学专业园艺专业网络通信通信工程历史专业中文专业旅游餐饮电子商务市场营销社会科学哲学专业人力资源公共关系广告传媒大学更多艺考声乐艺考舞蹈艺考器乐艺考表演艺考美术艺考书法播音主持乐理乐器声乐舞蹈影视欣赏艺考摄影艺考编导艺考问答

怀进鹏任教育部党组书记

来源:中华大课堂浏览数:5317 

原标题:教育部党组书记换人!这位院士履新上任

记者:阚枫 郎朗

2日,教育部官网显示,此前任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副主席的怀进鹏已接替陈宝生出任教育部党组书记。在教育部任职5年的陈宝生,今年已年满65岁。

资料图:怀进鹏回答媒体记者提问 孙自法 摄

59岁的院士履新教育部

8月2日,教育部官网“教育部领导”栏目显示,怀进鹏已任教育部党组书记。

此番履新教育部的怀进鹏是山东济南人,1962年12月出生。他有着很多科学家的头衔,不仅在中国科协工作多年,还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研究计算机软件出身的他,被公认为国内大数据专家。

如今,在中国科学院学部网站上,对怀进鹏的简介中提到,他是计算机软件专家,主要从事网络化软件技术与系统研究工作。

在怀进鹏身上的学术头衔,不仅有中国科学院院士,此前他还兼任了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863计划计算机主题首席科学家、国家电子政务试点示范工程总体组组长、国家电子政务标准化总体组组长等职。

从履历来看,怀进鹏与教育系统的渊源颇深。1987年,他从哈尔滨工业大学硕士毕业,并被分配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任教。在北航工作、学习20多年后,2009年5月,怀进鹏成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副部长级)。

“学而优则仕”,2015年2月,怀进鹏出任工信部副部长,2016年12月任天津市委副书记,2017年8月调任中国科协。

资料图:怀进鹏在中国科协吕梁定点扶贫35年回望报告会上讲话。中国科协 供图

曾力推科教结合,培养创新拔尖人才

作为有过长期执教经历的科学家,怀进鹏特别关注科教结合和创新人才培养。

今年6月,怀进鹏以《凝聚起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的智慧力量》为题在人民日报刊文。

他提出,培养创新人才,要更加重视人才自主培养,更加重视科学精神、创新能力、批判性思维的培养教育,更加重视青年人才培养,更加重视构筑有效集聚全球优秀人才的科研创新高地。

他还提到,促进产学研融合,更紧密连接创新主体,更精准针对经济发展的难点、重点和“卡脖子”难题发力。

其实,在北航工作期间,怀进鹏就力主推进科教结合改革办学机制,该校启动“长城行动计划”,加强与中科院相关院所的实质性合作,积极探索实施更加符合人才成长规律和适应个性化要求的教育教学模式改革。

例如,2009年,北航就与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联合创办了“华罗庚理科班”,共同探索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模式,每年选拔30余名本科生、10余名博士生进行联合培养。

怀进鹏认为,科教协同育人是探索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实现资源共享、合作双赢、开放发展的有效途径。

资料图:陈宝生回答记者提问。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65岁的陈宝生卸任教育部党组书记

此番卸任教育部党组书记的陈宝生出生于1956年5月,今年已满65岁。

做过知青的陈宝生1978年考入北京大学经济系,毕业后,曾长期在老家甘肃工作。2002年,陈宝生升任甘肃省委常委、宣传部长,2004年担任兰州市委书记。

在甘肃任职20多年后,2008年,陈宝生调赴北京,先后在中央党校和国家行政学院任职,2016年6月起,他接任袁贵仁出任教育部党组书记,后被任命为教育部部长。

任职教育部以来,陈宝生在媒体上有着较高曝光度,谈及教育领域的热门话题,他幽默的话风和频出的“金句”广受舆论关注。

提到校外培训机构,他曾说,那些培训机构炫耀的培训成绩单、广告、广告词,很多都是鸡汤加忽悠。“鸡汤喝得众人醉,错把忽悠当翡翠,这是不行的,不听忠告听忽悠,负担增加人人愁。”

对于孩子减负,他提到,“不减负,学生不高兴,学生不高兴,就是宝宝不高兴,宝宝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对于为中小学教师减负,他曾说“要把教师从‘表叔’‘表哥’中解脱出来,更不能随意给学校和教师搞摊派”。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18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