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社会影视欣赏听歌赏曲看书听书对外汉语健身养生特殊教育国学文化家教处方相声小品生活妙招学习方法百家讲坛社会礼仪形象管理中外旅行知识问答在线查询体育课堂学前语文学前数学学前英语学前百科科学自然礼仪教育体育游戏安全教育学前美术音乐舞蹈行为习惯小学语文小学数学小学英语小学百科小考综合小考语文小考数学小考英语小学作文小英作文小学音乐小学道法小学美术小学体育小学写字小学科学试听课程课外语文小学课本小学资料初中语文初中数学初中英语初中物理初中化学初中生物初中道法初中历史初中地理初中信息初中科学初中作文初中音乐初中美术初中体育初中朗读中考复习初中资料初中课本高中语文高中数学高中英语高中物理高中化学高中生物高中思政高中历史高中地理高中朗读高中作文高考语文高考数学高考英语高考物理高考化学高考生物高考思政高考历史高考地理通用技术高中资料高考更多电子课本计算机系药学专业土木工程机械工程车辆工程电气自动临床医学法学专业法律专业行政管理财务会计工商管理物理专业数学专业美学专业小语种系生物工程园林专业化学专业园艺专业网络通信通信工程历史专业中文专业旅游餐饮电子商务市场营销社会科学哲学专业人力资源公共关系广告传媒大学更多艺考声乐艺考舞蹈艺考器乐艺考表演艺考美术艺考书法播音主持乐理乐器声乐舞蹈影视欣赏艺考摄影艺考编导艺考问答

张学良与赵一荻之子张闾琳

来源:中华大课堂浏览数:7017 

1994年5月9日,沈阳微雨潇潇。上午9时,一列从北京开来的 59 次特快列车缓缓地驶进了沈阳站。当车厢的门开启,从车内走下来一位年已花甲但精神抖擞的老人。那熟悉的眉眼,与当年沈阳大帅府的少帅张学良有神似之处。他就是张学良与赵四小姐(赵一荻)唯一的孩子张闾琳

张学良与儿子

张闾琳抬头望着沈阳南站那古老的建筑群, 顿时热泪盈眶地说:“沈阳,我终于回到家了!”

自从他10岁离开中国,再次踏入故土已是物换星移55个春秋。随同他一同归来的,还有他的夫人陈淑贞女士。夫妇二人抵达沈阳的当天下午,来到了位于沈阳大南门附近的张氏“大帅府”。

沈阳大帅府,始建于1914年,沈阳还叫奉天的时候。由“东北王”张作霖和长子张学良前后累积19年修建的官邸兼私宅。占地面积3.6万平方米,是中国近代优秀的建筑群之一。

张闾琳首先来到父亲张学良“九·一八事变”以前居住过的大青楼。那里有保存完好的张学良的办公室和卧室。

大青楼

张学良在沈阳的旧部亲友们纷纷前来探望张闾琳夫妇。不久,张学良将一副题词“鹤有归巢梦,云无出岫心。”远山重隔漂洋过海寄回沈阳。

在此期间,张闾琳第一次拜谒张作霖的大帅陵。眼前的12.5万平方米的“大帅陵”,经历了大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仍然保存得十分完好。面对此番情景,张闾琳忍不住大喊道:“我代表您儿子来看您!”

张闾琳拜谒祖父母,他流着眼泪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喊到:“我代表您儿子来看您!

张闾琳是赵一荻独子,也是张学良唯一还在世的儿子

张学良共有四子一女。原配夫人于凤至生下三子一女,女儿张闾瑛,和闾珣、闾珩、闾琪3个儿子。三个儿子却都是英年早逝,没有一个得到好结局。

小儿子张闾琪和他的爷爷张作霖遭遇相似。在日本治肺结核病的时候,日本特务将炸弹放在检查的机器上,张闾琪当场被炸身亡。1958年,二儿子张闾玗因为车祸身亡。大儿子张闾珣因得了白血病,离开了人世。张闾琳是张学良与赵一荻的独子,也是张学良唯一还在世的儿子。

张学良、于凤至与孩子们

张学良与赵一荻舞厅相识

赵一荻,1912年5月28日生于香港,祖籍兰溪市灵洞乡洞源村。赵一荻兄弟姐妹十人,她在女辈中排行第四。幼年在天津法租界浙江小学读书,后就读于中西女子中学。其父赵庆华,曾任津浦铁路、京广铁路等五个铁路局局长及交通银行经理和交通部次长。

当时达官显要张作霖、赵庆华等在天津有住所,彼此过从甚密,其子女间亦在一起嬉戏玩耍。

赵一荻及父母

当时有名的交际场所是蔡公馆。蔡公馆的主人,是张学良三弟张学曾的岳丈。他们家经常在府内举办舞会,放映电影,邀请天津大家子女参加玩乐。

大约在1926年前后,其时赵一荻年纪才十几岁,随姐姐去舞场观看,和张学良相识。此后有一年暑期,天津诸家眷属子女多去北戴河海滨避暑。张学良、赵一荻在那里相会了,从此感情日益亲密起来。

二人同居生子

1928年秋天,张学良同赵一荻相约,秘密去沈阳北陵同居。赵一荻在沈阳怀孕了。不料,她的背上生了一个“搭背”(一种险恶的痈痘)。痛得她身心交困,不得已只好回天津,住在一家德国人开的医院里。医生劝她趁早拿掉胎儿,否则不利于医治“搭背”,还可能危及她本人的性命。赵一荻不舍腹中骨肉,咬紧牙关怀胎到七个月。同医生密切配合,实现了既保胎又治病的两全计划。

张学良与儿子张闾琳

1930年11月28日,18岁的赵一荻在天津协和医院生下一个男孩。因早产,张闾琳出生时又小又瘦弱,在暖箱里养了二三个月,才算保住了性命。

张学良那时吸食鸦片,为了使终日昏昏沉沉的孩子振作精神,他采用对孩子喷烟的方式,这反而使孩子更加虚弱。幸而1933年张学良出国前在上海戒除毒瘾,加上赵四小姐对儿子倾注了全部母爱,才使他得以恢复健康,茁壮成长。

赵一荻母子

张学良被软禁与妻儿分离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与杨虎城扣留了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长蒋介石。这便是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事变发生后,张学良出于义气,陪送蒋介石回南京。他说:“我到南京,是自己去请罪。这个请罪,甚至包括把我枪毙……”

到了南京,宋美龄的力保救了张学良一命。背信弃义的蒋介石将张学良软禁起来。1937年“七七事变”后,赵一荻彻底与张学良失去了联系。她带着张闾琳只身前往她的出生地香港。

特务到访,送来张学良亲笔信

1940年3月的一天上午,两个陌生人忽然敲开了她在香港的小洋房的门。他们自称是奉戴老板(军统头目戴笠)之命来香港找她的。他们如何知道她隐居在皇后大道的一幢小楼里?赵一荻望着两个便衣特务,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特务掏出张学良的亲笔信,递了过去。赵一荻得到汉卿的亲笔信而喜泪婆娑。自溪口分手,眨眼已三年有余。

张学良在信中说:经过给宋美龄写信求情,终于得到蒋先生的首肯,他诚恳希望赵一荻能到他身边。

他又说:如若同意他的安排, 可将闾琳儿送给住在旧金山的美国朋友伊雅格。

伊雅格是张学良的经济代理人和忠实朋友,张学良曾将一笔财产委托他保管。

赵一荻去陪伴张学良,首先要舍弃的就是必须与相依为命的儿子闾琳分开!这是任何一位母亲都难以割舍的。她在香港衣食不愁,完全可以和儿子张闾琳相伴终身生活无虞。

另一条路,却是没有自由的黑暗。这个黑暗也许是短暂的,也许是漫漫无涯的死亡之途!但她一想到张学良在那人迹罕至的深山里孤独等待,就什么也顾不得了。

赵一荻塑像

爱子痛分离,洒泪赴囚地

三天后的一个黎明,一架波音客机从香港启德机场飞上万里云空。赵一荻和儿子闾琳已经踏上了飞往美国旧金山的旅途。在那里她见到了和张学良家族有几十年关系的伊雅格和埃娜夫妇。

这位在战前从事军火生意的老人,为张学良的处境感到忧心惋惜。为赵一荻奔赴囹圄之地相伴张学良而大为感动。伊雅格当即表示张学良和赵四小姐把儿子放在他们夫妇手里,就是对他们的最大信任。赵四小姐在这种艰难的时候,遇上了伊雅格夫妇,尤其让她心中感动。

赵一获请他们照顾好孩子的生活,让他继续念书。不能向其他人谈及这个孩子的有关情况,或因环境复杂而发生意外。

临别的时候,不满十周岁的张闾琳哭闹得十分厉害。他不明白妈妈为什么突然会丢下他。他一直哭喊着要跟妈妈回去,紧紧地抱着她的腿。妈妈泪满双颊,说不出一句话来……

最后,孩子被拉开了。她转身离开时,身后传来撕心裂肺地痛哭声。赵一荻呜咽着,步履蹒跚地越走越远。一星期后来到了贵州修文阳明洞——张学良的囚所。

相依相伴,囹圄为家

从此,赵四小姐同张学良相依为命,共同生活在那与世隔绝的幽禁世界里。她用柔弱的双肩,分担他的政治压力;她用智慧的心灵,化解他的精神苦闷。

他研究明史,她就给他买书、查资料、做标签;他钓鱼,她就坐在岸边陪伴;她学会用缝纫机熟缝制衣被;学会种菜养鸡……。既能同富贵,也能共患难。相依相伴,囹圄为家。

1945年抗战胜利后,在贵州桐梓的张学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他认为结束管制的生活不会太远了。为此他特地于幽禁地的池塘边给赵一荻拍了一张照片。

那一年,赵一荻33岁,她穿着旗袍,双臂抱在胸前,恬静而优雅。她依旧是大家闺秀,服饰妆容,一丝不苟,粗糙的生活中顽强地保持着美丽的生活态度。

然而,对于张学良来说,希望总是渺茫的。1946年11月1日,他于重庆松林坡度过了在内地的最后一个夜晚。张学良经重庆秘密飞往台湾。随后被送往台湾新竹县井上温泉。赵一荻也相伴而行,继续照料他的起居。

她是一个妻子,还是一个母亲。自与儿子一别,长期杳无音讯。而赵一荻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牵挂着儿子。

1952年,旧金山发生了一场大火,死伤多人。从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她的心像被刀割一般疼痛难忍,不知道那里面会不会有自己的儿子。十几年囚禁深山,与外界联系甚少,此时她都不知道如何能获悉儿子的消息。

寻找张学良、赵一荻之子

1954年冬天,宋美龄从台北派来董显光夫妇敦促张学良、赵一获研究基督《圣经》。

1955年春天,董显光和夫人在这里已经和他们相处半年有余。董显光夫妇和张学良伉俪变成了心心相印的朋友。在即将分别之际,董显光询问张学良夫妇,如有什么不好说的,他可以向蒋先生和夫人面转。张学良提出想搬到远离海边的地方长久居住,并无其他所求。

就在董夫人和赵一荻话别的时候,赵一荻提出了自己的请求。她希望能帮助寻找远在大洋彼岸的儿子!董夫人当即表示愿意成全此事。

赵一荻提供了1940送去儿子时,伊雅格居住的地址:旧金山湾区格林大道309号。热心的董夫人表示:有十几年前的地址也成,我和显光到美国以后,一定尽全力寻找。

赵一荻多年来悬望的儿子,有了下落

1956年7月,赵一荻接到了董夫人从华盛顿寄来的一封信。信中夹寄了一幅照片。照片上是一位男青年,他身穿着笔挺的西装,雪白衬衫下系一条领结。

赵一荻仔细查看男青年的眉眼,是那么的亲切。特别是他那双眼睛,与张学良的眼睛酷肖。她很快就认出照片上的英武青年,就是自己在分离了十多年的儿子张闾琳!

董夫人在信里向张学良和赵一荻说明了寻找张闾琳的经过。按照信封上的地址,找到那个地方,那里已经改建成了一个偌大的高尔夫球场。

董夫人求助旧金山市政当局;求助许多美国朋友;特别在熟悉张学良的朋友们中间进行多方查找。

刚进入6月的一天,联邦调查局一位官员就给董显光打来电话。联邦局告知:你们想找的埃娜在9年前去世,伊雅格先生他现在还活着,此人就住在洛杉矶!他们还提供了伊雅格的具体的地址。

董夫人在洛杉矶近郊比佛利山下的一幢小别墅里,见到了满头银发的伊雅格!伊雅格说,张闾琳先在旧金山入华人小学,不久,他随伊雅格夫妇到洛杉矶定居。

埃娜夫人在洛杉矶因病去世了。伊雅格又当父亲又作母亲。后来,他雇用了一位印第安姑娘,在家里照顾张琳的起居,直到将孩子培养成人。

在伊雅格的精心呵护下,现年26岁的张琳,学业有成、身体健康。毕业于加州大学,在美国加州的一个空军基地从事航天研究。

张闾琳寄来一封英文信

1955年9月,一封英文信件从美国加州寄到了张学良、赵一荻幽居的西子湾18号。信中说:他自1940年离香港去美国后,在不知自己父母生死的情况下,一直得到伊雅格老人慈父般的照拂。

张闾琳在这封信里,向父母提到一位女孩子的名字,她叫陈淑贞。是张闾琳在加州读大学时候结识的一位华人少女。

陈淑贞是“南天王”陈济棠的侄女。两个名将之后,在异国他乡成为恋人,真可谓是天作之合!

琳在信中写道:他非常希望有一天到台湾来探望父母双亲,他盼望那一天早日到来!

张学良夫妇与张闾琳一家

张闾琳与父母团聚

1956年,张闾琳第一次从加州来到了父母身边。他早已说不好中国汉语, 说的全是纯正的英语,可是两国语言并没有阻碍儿子与父母天伦之乐的交流。

1959年张学良恢复自由以后,赵一荻得以于1961年夏天首次赴美探亲。以后,赵一荻每隔两三年去美国一次,看看闾琳、儿媳和孙子。

替父亲回沈阳大帅府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成为航天专家的张闾琳,在美国太空署供职大半辈子,业已退休。张闾琳决定替父亲回沈阳,让他老人家一偿多年归乡的夙愿。

1994 年 2 月,北京有关部门给张闾琳发来了邀请函。赴京参加航天技术座谈会。张闾琳在洛杉矶接到北京来的大红请柬以后,心顿时兴奋地狂跳起来。

祖国对于一个多年在海外飘泊的游子来说,无疑充满着深深的诱惑力。张学良和赵一荻听到这一消息,也高兴得不能自已。

赵一荻母子

5 月 6 日悄悄飞抵北京。张闾琳抵京后参加了有关部门举行的航天技术座谈。当祖国的航天图忽然展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张闾琳还是被那些从前不对外国人开放的几个卫星实物、模型所惊呆了。

张闾琳用娴熟的英语畅谈了他对祖国卫星地面控制系统的观感。国内航天专家也对张闾琳的与会成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张闾琳夫妇回国

在北京的工作会议结束以后,张闾琳要亲眼看一看在祖国保护下留存下来的“大帅府”,以实现他父亲多年的心意。

张闾琳用摄影机拍下沈阳故居的全部景物,集成数张照片,带回大洋彼岸交给了父亲。从另一种形式上,让父亲的心有了归程。

自张学良1995年,定居夏威夷以来,张闾琳夫妇及子女,见到他们的机会就更多了。 逢年过节,张闾琳和妻子陈淑贞都要双双飞到父母身边,为双亲祝寿。

每逢中国人的新春佳节,张闾琳伉俪必来团圆欢度。与老父亲老母亲共度天伦之乐的时光。

张学良、赵一荻生前相伴,死后也不分离

2000年6月的一个晚间,赵一荻想吃点清粥小菜。为了不麻烦看护,她自己走进厨房,却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时尚无大碍,几天后顿感呼吸困难。

2000年6月22日,88岁的赵一荻在弥留之际,同时拉着儿子的手和张学良的手 。断断续续地说:“替我……照顾……好……你父亲……”

赵一荻是在夏威夷时间6月22日上午11时10分去世的。张学良随侍在侧,一时五内俱焚,悲痛几乎使他失去了知觉。

他的手握着赵一荻的双手直到下午,才在家人的要求下离开史特劳比医院返回寓所。

第二年,2001年10月14日,101岁的张学良先生因感染肺炎,在美国史特劳比医院住了17天院后病逝,追随陪伴了他72年的妻子而去。两人合葬在夏威夷欧湖岛的教堂谷墓园。他们是生前相伴,死后也不分离的爱侣,真是让人羡慕。

人为什么才肯舍己?只有为了爱

民国年代与政治牵连在一起的人,命运就是这般不由自主。

张学良被囚23载,囚禁地换了15处。60多年中,骨肉离散,家破人亡,七个弟弟先他而去,四个儿子三个先他而亡,父亲留给他的万贯家财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这样坎坷的人生,撕心裂肺的经历,是谁给了他生存的勇气和力量?

答案不止一个,但有一个答案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忽视的——这就是爱的力量。给他力量的爱人——赵一荻,在她88年的有生岁月里,她用去了72年漫长的岁月去爱少帅。

赵一荻《新生命》一书中写到:“为什么才肯舍己?只有为了爱,才肯舍己。世人为了爱自己的国家和为所爱的人,才肯舍去他们的性命。”

张学良为了爱国失去自由,自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之后,匿迹于政坛军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赵一荻为了所爱之人,五十年来,竭尽身心为之陪伴、照顾和宽慰将军。

他们的儿子,延续了父母的爱国情怀,与爱人他替父回国回家,替母亲继续爱着父亲。风霜雨雪都已经走过,他们一家人更加体会到了爱的含义。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18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