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社会影视欣赏听歌赏曲看书听书对外汉语健身养生特殊教育国学文化家教处方相声小品生活妙招学习方法百家讲坛社会礼仪形象管理中外旅行知识问答在线查询体育课堂学前语文学前数学学前英语学前百科科学自然礼仪教育体育游戏安全教育学前美术音乐舞蹈行为习惯小学语文小学数学小学英语小学百科小考综合小考语文小考数学小考英语小学作文小英作文小学音乐小学道法小学美术小学体育小学写字小学科学试听课程课外语文小学课本小学资料初中语文初中数学初中英语初中物理初中化学初中生物初中道法初中历史初中地理初中信息初中科学初中作文初中音乐初中美术初中体育初中朗读中考复习初中资料初中课本高中语文高中数学高中英语高中物理高中化学高中生物高中思政高中历史高中地理高中朗读高中作文高考语文高考数学高考英语高考物理高考化学高考生物高考思政高考历史高考地理通用技术高中资料高考更多电子课本计算机系药学专业土木工程机械工程车辆工程电气自动临床医学法学专业法律专业行政管理财务会计工商管理物理专业数学专业美学专业小语种系生物工程园林专业化学专业园艺专业网络通信通信工程历史专业中文专业旅游餐饮电子商务市场营销社会科学哲学专业人力资源公共关系广告传媒大学更多艺考声乐艺考舞蹈艺考器乐艺考表演艺考美术艺考书法播音主持乐理乐器声乐舞蹈影视欣赏艺考摄影艺考编导艺考问答

萧红:鲁迅是不爱许广平的

来源:中华大课堂浏览数:5823 

1936年10月19日,55岁的鲁迅在弥留之际,紧握着许广平的手说,“忘记我,过自己的生活!” 许广平没有听,尽管她不是鲁迅明媒正娶的妻子,却是鲁迅一生的爱人、知己、伴侣。

在鲁迅过世后,她为他做了两件事,一件是照顾他的母亲和原配妻子,负责她们的生活开销,另一件就是整理鲁迅的手稿、遗作,继续他未完成的革命事业。

图片

在鲁迅去世5年后,许广平作为鲁迅的遗孀,被日本人抓走了,关押在臭名昭著的76号魔窟,受尽严刑拷打和凌辱,整整被折磨了76天,她却宁死也不肯吐露出半个字。

许广平为鲁迅的付出,在萧红眼中却是不值得的,因为她觉得鲁迅并不爱许广平,不但没有给她妻子的名分,也没有给过她优渥的生活,萧红还把鲁迅和许广平的生活写进了书里,让读过的人难免觉得,许广平对鲁迅终究是错付了。而她真的错付了吗?

许广平出生于1898年,父亲很开明,不但拒绝给女儿缠足,还让她进入学堂读书。后来她考入了国立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的国文系,在这里她遇见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鲁迅先生。

第一次见鲁迅先生时,他穿着褪色的衣服,上面还打着补丁,他全然不顾学生们诧异的目光,身姿挺拔地站在台上讲课,一节课下来,学生们都为他的幽默风趣又不失大家风范的谈吐而吸引,更被他言语中的真知灼见而折服,许广平在了解到鲁迅先生的一些经历后,她对他更是充满了崇拜与倾慕。

图片

后来许广平以“受教的小学生”身份,开始给鲁迅写信求教,还大胆地在信中告白:现在给你写信的,是每星期翘望着盼望着的人。

而鲁迅却慌了,因为他此时已经有了明媒正娶的妻子,尽管他把朱安定义为“我母亲的太太”,也从未跟她同房,但名义上他毕竟是结婚了,已经没有资格去爱人了。

许广平却不在意这些,依然与鲁迅书信来往。在鲁迅的影响下,许广平成了学生运动的骨干,经常与刘和珍等人并肩战斗。在刘和珍遇害后,鲁迅挺身而出,支持和保护了这些学生,而许广平也因为避难住进了鲁迅家里。

鲁迅非常欣赏许广平在学生运动中勇敢的表现,当许广平再次向他表白时,鲁迅只说了句:“你战胜了,我终于可以爱了。”

后来鲁迅去了厦大教书,两人的感情也在书信来往中与日俱增,处于热恋中的鲁迅频繁地给许广平寄信以托相思,他在信里还给许广平起了很多的昵称,“乖姑、小刺猬”,许广平也亲切地称鲁迅为“小白象”。

图片

鲁迅经常跟她聊起自己生活中的一些糗事,许广平这时才了解到在鲁迅威严伟岸的形象下,还有一个孩童般顽皮而有趣的灵魂。后来两人终于住到了一起,还生下了儿子周海婴。

但经常出入鲁迅和许广平家中的萧红,却觉得鲁迅并不爱许广平,她的日子一点都不幸福。萧红还将鲁迅和许广平的日常生活都写进了书里:

“她终日忙得脚不着地,也没时间打理自己,她每天上下楼跑着,所穿的衣裳都是旧的,次数洗得太多,纽扣都洗脱了,也磨破了,都是几年前的旧衣裳。她冬天穿一双大棉鞋,是她自己做的,一直到二三月早晚冷时还穿着。买东西也总是到便宜的店铺去买,再不然,到减价的地方去买。”

图片


在萧红的笔下,鲁迅是不爱许广平的, 不但给不了她妻子的名分,还让她一个才女每日忙得像个老妈子,鲁迅收入不少,却不同意雇厨师做饭,他觉得太贵,非要许广平来做,还要单独给他送上楼来,他的大部分收入都花在了他自己买书买画上,而许广平却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这让许多看了萧红书的人,都觉得许广平终究是错付了,不但没有名分,还过得如此卑微。

用萧红的眼界,去衡量鲁迅与许广平两人之间的感情,显然她对爱情的理解是狭隘的,毕竟她自己的几段爱情都是一地鸡毛,她追求的是世俗的男欢女爱,所以在她看来鲁迅对许广平就是不爱的,为许广平的付出觉得不值。

但许广平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爱是奉献,是成全,她每日做的这些,就是在守护着鲁迅,让他可以心无旁骛的专心创作,这就是自己最大的功劳了。她和鲁迅之间本就不是普通的爱人,是伴侣,是知己,是战友,鲁迅做的也是他们两人共同的理想和信念。

至于萧红所说的名分,好的生活,对于许广平来说不值一文,她和鲁迅在一起时就说过:“我们不是一切的旧礼教都要打破吗?所以,假使彼此间某一方面不满意,绝不需要争吵,也用不着法律解决,我自己是准备着始终能自立谋生的,如果遇到没有同住在一起的必要,那么马上各走各的路……”

对于世俗的那些东西,许广平从来都不曾在意过,所以萧红以自己的想法去衡量她,明显境界低了。

图片

1936年,鲁迅在弥留之际,紧握着许广平的手说,“忘记我,过自己的生活!” 鲁迅是懂许广平的,不想让她陷入危险之中,所以才会在临终之时,让她忘记他,过自己的生活。

但许广平怎么会放弃他们的理想和信念呢,她在鲁迅去世后,除了被抓捕入狱的那两个月外,每个月都会按时给朱安寄去生活费。她还整理鲁迅的手稿、遗作,我们今天能看到700万字的《鲁迅全集》,绝大部分都是许广平的功劳。鲁迅是她此生唯一的爱情,也是她的终身信仰。

图片

鲁迅去世5年后,许广平作为鲁迅最亲近的人,被日本人抓走了,关押在臭名昭著的76号魔窟,她一个弱女子在那里受尽严刑拷打和凌辱,她却宁死也不肯说出任何一个人的行踪。她深知自己如果妥协了,不但会影响到救国计划,还会让无数个爱国分子因此丧命,而自己是爱国斗士鲁迅的爱人,怎么可能屈服于那帮日寇呢!

她整整被折磨了76天,在各种严刑拷打下全身麻痹、大小便失禁,被解救出来时头发都花白了,这次经历也给她落下了很多病根。

1968年,70岁的许广平在临终前,留下了遗言:“不要将我葬于先生(鲁迅)墓旁,火化后的骨灰也无需保留。”

她这一生就是要打破一切世俗的虚礼。鲁迅只有在给许广平的信中,才能看到这个铮铮傲骨的男人,也有着柔情、顽皮的一面,所以鲁迅先生对她自然是爱的,她这一生并没有错付!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18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