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社会影视欣赏听歌赏曲看书听书对外汉语健身养生特殊教育国学文化家教处方相声小品生活妙招学习方法百家讲坛民俗礼仪形象管理中外旅游解难答疑在线查询体育课堂学前语文学前数学学前英语学前百科科学自然礼仪教育体育游戏安全教育学前美术音乐舞蹈行为习惯小学语文小学数学小学英语小学百科小学信技小考语文小考数学小考英语小学作文小英作文小学音乐小学道法小学美术小学体育小学写字小学科学试听课程课外语文小学课本小学资料劳动技术初中语文初中数学初中英语初中物理初中化学初中生物初中道法初中历史初中地理初中信息初中科学初中作文初中音乐初中美术初中体育初中朗读中考复习初中资料初中课本高中语文高中数学高中英语高中物理高中化学高中生物高中思政高中历史高中地理高中朗读高中作文高考语文高考数学高考英语高考物理高考化学高考生物高考思政高考历史高考地理通用技术高中资料高考更多电子课本高中音乐计算机系药学专业土木工程机械工程车辆工程电气自动临床医学法学专业法律专业行政管理财务会计工商管理物理专业数学专业美学专业小语种系生物工程园林专业化学专业园艺专业网络通信通信工程历史专业中文专业旅游餐饮电子商务市场营销社会科学哲学专业人力资源公共关系广告传媒大学更多艺考声乐艺考舞蹈艺考器乐艺考表演艺考美术艺考书法播音主持艺考乐理文学朗诵声乐舞蹈影视欣赏艺考摄影艺考编导艺考问答

常见“义近字”辨析

来源:中华大课堂浏览数:5798 

“划”与“画”


  “划”和“画”在用作动词表示用笔或其他工具刻画时往往相通,所以使用者很容易混淆。有的构成异形词,国家已进行了规范,如“笔画”不要写成“笔划”;有的则成了错别字,例如把成语“画地为牢”写成“划地为牢”就是。且看这样几个例子:
  ① 不少地方惯以行政许可划地为牢、搞不正当竞争(《《时代潮》2004年第十三期)
  ② 两大石油集团一改过去划地为牢的竞争格局(《中国汽车报》2004.01.06)
  ③ 对于佛山规划顺德城区为百万人口的组团,那只是划饼充饥啊!(《广东省政府网》)
  这也许是一些极端的个例,但却说明一些人不了解“划(huà)”与“画”的区别。
  “划(huà)”与“画”原本为同一个字,现在两个字有了明确分工:“划”表示把整体分开,用于“划分、划拨、计划、策划”等;“画”表示用笔或类似笔的东西做出图形或标记,用于“图画、描画、画押、刻画”等。成语“画地为牢”是指在地面上画个圈作为牢狱,比喻只许在指定范围内活动;故不能说“划地为牢”,但是在“划地为界”里就不能用“画”,因为这里的“划”是划分的意思。至于成语“画饼充饥”指画个饼子来解除饥饿,比喻徒有虚名的东西于事无补,也比喻用空想来自我安慰,并没有“分开”义,故不能用“划”。懂得这些知识,就不会发生上述各例的错误了。

“杆”与“竿”


  “竿”与“杆”都指棍状细长的物体,都是名词借用作量词,但它们计量的对象是不同的,在语用中常出现误用,如下例:
  ①或俯首观看池塘荷色,或侧首凝视一竿黄菊。(《人民日报》2004.11.21)
  ②有一竿悬着灯笼的柱子。(《华东新闻》2004.06.23)
  ③用一杆竹子做的竹笛敲开了音乐之门。(《人民日报海外版》2006.12.26)
  ④有一回一杆竟钓上两条大鲤鱼。(《人民日报海外版》2006.11.17)
  例①②中的“竿”应改作“杆”,例③④中的“杆”应改作“竿”。“杆”跟“竿”的区别其实在构字的形体上已有所反映,木字旁和竹字头分别显示出两者的物质材料上的区别性特征。
  “竿”是形声字,本义指竹子的主干,引申指竹子为主干的物体,如钓竿、晾干、竹竿等。借用作量词,用于计量竹子或与竹竿有关的事物,如“万竿翠竹”、“日上三竿”、“有枣没枣打三竿子”。
  “杆gān”也是形声字,本义为树名。读作gǎn,指器物上像棍子样的细长部分,如:笔杆、箭杆、秤杆等。借用作量词,用于带杆的器物,如:一杆笔、两杆秤、几杆枪。


“冈”与“岗”

  《江南时报》(2004.10.08)在一篇报道黄金周旅游情况时写道:“一些旅行社适时推出爱国主义红色旅游专线,如瞻仰北京天安门,游览革命圣地井岗山根据地等,受到不少旅游者的热烈响应。”时隔一个月,还是这份报纸,在题为《江西“红色之旅”抵达嘉兴》中写道:“活动将于11月15日返回江西会师井冈山,历时28天,行程逾2万里。”“井岗山”和“井冈山”,哪一个是正确的呢?

  “岗”有两个读音gāng和gǎng。读gāng时,同“冈”,是“冈”的分化字。“冈”本指山脊,后来乏指山岭或小山。现代汉语中“岗(gāng)”作为一个表示山冈义的组词语素,除特定词形外(如“瓦岗寨、花岗岩”等),则都由“冈”代替,如“山冈、高冈、冈峦、冈陵、景阳冈”等。

  “岗(gǎng)”指地势不高而较平的土石山或隆起的坡地,如“岗地、岗子、黄土岗、山岗子”。“岗(gǎng)”还多用于岗楼、岗哨、岗亭、门岗、站岗等词语中,表示军警守卫的位置或担任警卫的人,也指一种职位,如“岗位、在岗、下岗”。

   据此可知,“井冈山”才是正确的、规范的写法。


“作”与“做”


  “作派”不同于“做派”。按《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注,“作派”指人的派头、气派或故意做出来的姿态、架势;“做派”指戏曲演员表演中的动作和表情。在实际语用中因为人们不了解“作”和“做”的区别,常常犯张冠李戴的错误,该用“作派”时用了“做派”,该用“做派”的用了“作派”,如下例:
  ①某些官员在对待公众时“大老爷”式的傲慢做派。(《京华时报》2007.03.20)

②著名泌尿外科专家李汉忠极力反对这种“霸王”做派。(《人民日报》2007.03.21)
  ③作派潇洒大方,台步飘逸舒展、自由奔放的艺术表演风格。(《中国秦腔俱乐部》)
  ④演戏时身架优美矫健,作派潇洒利索。(《新浪博客》)
  例①②应该写作“作派”,例③④应该写作“做派”。“作”与“做”都指制造、劳作,是同音义近字,它们用法上的区别是:抽象意义的词语、书面语色彩较重的词语,特别是成语里,多用“作”,如作罢、作对、作废、作怪、作战、作风、振作、写作、协作、自作自受、作威作福、精耕细作等;制造具体的东西、从事具体的活动,口语色彩重一点的,一般用“做”,如做活、做饭、做作、做衣服、做贼心虚、做做动员等。


“振”与“震”


  “振”与“震”都有摇动义,都能同“动”组合成词。从这个意义上讲,“振”和“震”是义近字,“振动”和“振动”是近义词。它们的区别是:“振”只用于物理学上的往复运动;“震”则多指由于客观原因引起的颤动。然而这种区别在实际应用中往往被人们所忽视,例如下面这些出现在《人民日报》上的话,就没有顾及“振”与“震”的这种区别。
  ①手机要关机或设置在振动、静音状态。(2007.05.24)
  ②使用电动刮杠及振动器时千万要小心。(2007.05.20)
  ③破解了武汉长江大桥的振动问题。(2007.05.16)
  ④防止因施工振动给邻近建筑物带来影响。(2006.11.28)

⑤引起进入预热器的物料突沸并发生剧烈振动。(2006.11.25)
  这些句子中的“振动”均应改作“震动”。
  “振”,《说文》这样解释:“举救也。从手辰声。一曰奋也。”故本义为救拔、挽救,或为振奋。后引申出多项意义:①摇动、挥动,如:振翅、振臂高呼。②奋起、奋发,如军心大振、精神为之一振。③振动,如:共振、振幅。
  “震”,《说文》解释为:“劈历(霹雳),振物者。”故本义为疾雷,特指地震;用作动词,指猛烈颤动或情绪非常激动,如震耳欲聋、震惊、震怒。
  “振动”一词,是一个物理学上的术语,也叫“振荡”,指物体以某一空间位置为中心不断往复运动,通常只用于钟摆、音叉、琴弦或电流,不用于其他物体,更不能用于人。而“震动”一词,指物体受外力作用而产生自身颤动,如地震等;还可以用于某种重大事件引起强烈的反响,如“这次太湖蓝藻污染震动了全国”;还可以用于人或人心,如“这封信震动了她的心”。其他如“振荡”与“震荡”也属于此类情况。值得注意的是,在固定短语中已形成的固定用法不受这种区别的影响,如“振聋发聩”的“振”不能写作“震”;“震耳欲聋”的“震”也不要写作“振”。一般说,“振”来自事物或人自身的运动,如振奋;“震”则是外力所造成的运动;如震撼。另外,“震”的运动状态要比“振”强烈得多。


“飘”与“漂”


  以下是近年来部分报刊上出现的“漂”“飘”误用的例子:

①少年时便随家南北飘泊。(《大地》2006年第一期)

②每次放出的香味都在室内漂荡。(《市场报》2004.02.06)

③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04.20)

④马桶池里盛满了水,粪便飘浮着。(《江南时报》2007.06.10)
  例①的“飘泊”应改为“漂泊”;例②的“漂荡”应改为“飘荡”;例③的“飘荡”应改为“漂荡”例④的“飘浮”应改为“漂浮”。“漂”“飘”虽为同源义近字,从造字法看,也都是形声兼会意的字,但用法很不相同。
  “漂piāo”从“氵”,表示浮游水上之意。本义指浮起,引申指漂流。“飘”从风,本义指旋风,引申指随风摆动、移动或飞舞。“飘”与“漂”都有移动义,它们的不同是:“漂”是随着水流漂移或停泊,“飘”是随风移动或飞舞。所以“漂泊、漂流、漂游、漂浮”等跟水的流动有关的词,都用“漂”;“飘尘、飘带、飘拂、飘落、飘洒、飘舞、飘摇”等与风有关的词,则用“飘”。不过在以“漂”和“飘”为语素构成的复合词中,还有一些是要看语义来决定选取的,如“漂荡—飘荡”“漂动—飘动”“漂浮—飘浮”“漂移—飘移”等。比如“南极冰川向北漂移”应该用“漂移”,而“沙尘向东南飘移”则应该用“飘移”。上述各例都是因为没有注意这些差别才造成应用中的错误。


“启”与“起”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年6月15日第6版《华侨为中国健儿参赛凑盘缠》一文中有“最后从英国华侨处借得部分路费才起程回国。”用的是“起程”。也是这家报纸,在7月12日第8版《旅人心语》一文的“从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启程,开始了周游世界的‘单车独行侠’之旅。”中用的则是“启程”。两篇文章说的都是动身,用“起程”好呢,还是用“启程”好?要回答这个问题,还得从构词语素“起”和“启”的分析入手。
  “起”与“启”都是动词,都表示“开始”的意思,它们的区别是:
  “起”是形声字。本义指由躺而坐;由坐而站。起立是行为的开端,故引申为开始,表示时间、地点的起始,或动作行为的起始趋向,可单用,如“从现在起,不再贪玩了”、“高速路从北京起,到上海止”。由“起”构成的复合词,一般含有“起始”义,如::起止、起初、起始、起手、起飞、起点、起用等。
  “启”是会意字。本义指开门,引申泛指打开,并由此义引申为开始。“启”一般不单用,只作语素构成复合词,由它构成的复合词,一般含有“开、打开”义,如启动、启航、启程、启用、启运、启封、启奏等
  由此可知,在“起程”与“启程”之间,选用由“启”构成的“启程”能更准确地表达其基本含义——动身迈步远行,因此“启程”不宜写作“起程”。同理,“启航”也不宜写作“起航”。
  需要注意的是“起动”和“启动”这样的词,汽车的引擎开始发动得用“起动”,而汽车开始 行驶就该 用“启动”。


“长”与“常”


  有这样两篇报道,一篇写道:“河南光山县为长年在外打工创业的3000多名农民工党员建起党支部。”(《人民日报》2005.07.26);另一篇写道:“江苏沛县张庄镇潘庄村有不少村民常年在外打工”(《华东新闻》2006.12.18)。两篇文章说的都是有关外出打工的事,但一个用“长年”,一个用“常年”,哪一个对呢?这两个词在用法上有无区别,亦或可以随便互换着用呢?问题还得从“长”与“常”这两个字谈起。
  “长(chánɡ)”与“常”古通用,今义有分工。
  “长(chánɡ)”表示时间空间有相当大的距离,与“短”相对,引申指长度,又为长久、长远,如“日久天长、长年累月、长命百岁、长生不老”等。“常”的本义已被人们遗忘,原是下衣,同“裳”。它通行的基本本义为常道(规律),有恒久、不变的意思,引申为常常、经常,如“常住、常任、冬夏常青、常来常往”等。
  由它们构成的“长年”与“常年”都有一年到头、长期的意思,都用于修饰动词,“长年”强调的是时间的长久、连续不断,在某些方言中还指长工(鲁迅《故乡》:“整年给一定人家做工的叫长年”);“常年”强调经常(动作行为屡次发生),中间并非无间断。由此判断,上述第二例当用“长年”为宜。


“迭”与“叠”


  “迭”和“叠”的误用,主要是因为1964年公布的《简化字总表》将“叠”作为“迭”的繁体字处理,1986年重新发表的《简化字总表》确认“叠”为规范字,不再作为“迭”的繁体字这一变化造成的。虽然“叠”与“迭”不再是繁简关系,但人们总也适应不了,直到现在一些报刊上还时常误用。如下例:
  ①一般基本款的手机都有,折迭、直立、滑盖一样不缺。(《国际金融报》2005.03.04)
  ②玻利维亚骚乱导致政府更叠等重大事件。(《国际金融报》2004.02.16)
  ③可以降低业务重迭开支。(《国际金融报》2007.01.31)
  例① 应写作“折叠”,例②应写作“更迭”,例③应写作“重叠”。
  根据《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所注:“迭”用作动词,有两个义项:①轮换;交替,如:更
  迭。②赶上;赶得上,如:后悔不迭、忙不迭。“迭”还用作副词,表示“屡次”义,如:高潮迭起。“叠”只用作动词,有三个义项:①一层一层往上加;累积,如:重叠、堆叠。②重复,如:层见叠出、叠韵。③折叠,如:叠被子、叠纸。这已经将“迭”与“叠”的区别及功用说得很清楚了,如果我们彻底摆脱繁简关系的影响,又了解这些道理,那就不会再犯误用的错误了。


“暴、爆、曝”


  有一篇关于女子足球队的文章,写道“错综复杂的女足内部矛盾终于在四国赛之前全面暴发了”。还有一篇关于禽流感的报道,写道“禽流感疫情在亚、非、欧多个国家再度爆发”。这两句话中的“暴发”和“爆发”恰好 用反了,第一句应用“爆发”,第二句应用“暴发”。

  因为“暴”与“爆”虽然都有突然发生的意思,但“暴”强调的是力度,表示来势猛烈;“爆”强调的是速度,表示事情发生得快,出人意料。它们为语素构成“暴发”与“爆发”,在适用对象及范围上是有区别的:“暴发”侧重于突发性,含猛烈之意,所涉及的对象多为具体事物,如洪水、疾病等,也引申指突然发财或得势(多含贬义),如“暴发户”;“爆发”侧重于猛烈性,多指由事物内部原因引起的猛烈运动,多用于火山及重大事件等,多涉及抽象事物,如革命、战争、情绪、力量等。

  从字源说,“暴bào”曾有两个读音:pù和bào。“暴pù”表示晒的意义,后来另加义符“日”,写作“曝”,与“暴bào”作出切割,“暴”不再表示晒义,也不再有“pù”的读音,因此,“一曝(pù)十寒”不能写作“一暴十寒”。1985年国家颁布《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规定“曝(pù)”在“曝光”中读“bào”,明确了这个词的规范读音,所以,“曝(bào)光”既不能读作“曝(pù)光”,也不要写作“暴光”。


“粘”与“黏”


  2007年7月3日《北京青年报》A3版有一篇报道新华社关于“蓝藻暴发”的报道,遭滇池管理局反驳的文章,题头部分刊发了《春城晚报》拍摄的一张照片,下面附有一段说明文字:“6月25日,《春城晚报》拍到的滇池蓝藻。据拍摄者介绍,当时他们在滇池岸边看到的蓝藻像绿油漆一样粘稠,而且带有腥臭。”这段文字中用的“粘稠”实为“黏稠”之误。类似的错误还见于《财经》2007年第13期《黑砖窑生态》:“从山头挖粘土烧砖”“晋南地处黄土高原,粘土随处可寻”。从《百度网》搜索看“粘稠”的使用频率为267万,“黏稠”的使用频率是76.5万;《光明网检索》“粘稠”的使用频率为33篇,“黏稠”的使用频率是2篇。可见现在多数文章使用的是“粘稠”而非“黏稠”。然而,多数并不意味着正确!

  “黏”在1955年《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曾作为“粘”的异体字予以淘汰。1985年《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审定“粘”读zhān,除作姓氏外,“粘”不再读作nián,同时在1988年颁布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确认了“黏”为规范字。自此之后,表示事物的粘连性质,只能用“黏”而不能用“粘”。可见,“黏稠”不能写作“粘稠”,“黏土”也不能写作“粘土”。语用中存在的上述现象,说明人们对国家有关“粘”这个字读音的认定和它的功用缺乏了解,也说明语言文字的规范标准,媒体没有认真执行。


“唯一”与“惟一”


  “唯一”和“惟一”是一组异形词,如果查词典,两个词都读wéiyī,释义也相同,都是“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意思,人们常常拿不准该使用“唯一”还是“惟一”。

  在一组异形词中,词典对哪个词作出了解释,哪个词就属于主词条;那个没有释义,只注“同××”的词就是副词条。两词相较,使用时我们首选主词条。查阅权威性较强的《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里面对“唯一”作了解释:“只有一个;独一无二;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也作惟一。”而对“惟一”无释义,只注“同‘唯一’”,显然,“唯一”是主词条,“惟一”是副词条,按照首选主词条的原则,提倡使用“唯一”。同一篇文字材料中,或只用“唯一”,或只用“惟一”,要保持一致。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1871号